冰火

叁年:

你睡了嗎?
我記得你總是很快入睡,我總是責備你睡覺時貓牆角的習慣。每晚,你一層層輕柔的呼吸聲,就如夜裏灑下淺層的光亮,就如深夜熱鬧散去,歸家人疲憊的腳步聲。透著夏夜打進的朦朧,順著你順滑的髪綫,清楚的透出你最和諧的背影,那麽自然,這麽舒緩。
我漸漸睡去,夜裡有點深涼,你還是貼著牆邊,我下意識的伸出擁抱你的手臂,一層層的呼吸,一根根的髮綫,散發出我最心安的氣息,你翻過身來,呼吸打在我的臉上,手擱在我的肚子上,頭靠在我的肩膀上,迷迷糊糊的呢喃了幾聲,你究竟睡了嗎?為什麼睡著了還記著我。
我無法去理解別人的愛情的模樣,百鳥花香,四季更替,帶來了一個又一個姓名,記在電話上,寫在本子裏,貼在相冊里,你換了號碼,撕了紙張,相冊被你鎖在盒子里,藏在角落里,待拼湊起來時,再也記不起來用心的模樣。
我知道,也許知道…
這是得多艱難,多真真切切,才看的到對面。嘆路過三千,抵不過流年,千挑萬選,才把握到這見一面。又得摔倒多少回,才讓相濡以沫,白頭偕老這些故事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若易得輕言放棄,一定不是不合適這麽敷衍一說,一定是還愛的不夠。不是我愛你多一點,你愛我多一點。而是我愛你像你愛我那樣,數路燈吹細風,你明我一眼,我知你一心。體諒、包容,不說一萬遍多喝水,愿跑十條街找藥店;不通千分鐘電話,愿萬水千山能見一面。 滿滿旅途上,我不害怕找不到,卻更惧怕的是遇上相似的你。
你睡了嗎? 我很想你!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冰火叁年 转载了此文字